论文范文
51棋牌365_365棋牌更新吗_365棋牌.apk.1.1收分 > 51棋牌365 > 哲学 >

黑格尔的《精神现象学》研读

  ”否定”问题在研究德国古典哲学、特别是黑格尔哲学经常涉及到的,阿多诺有专门着作讨论黑格尔在这方面的意义,我这里提出几点,作为自己的研究心得,以求方家指正。

  一、”否定”作为”逻辑”的范畴

  通常意义上的”否定”比较容易理解,大体上是”理性”对”感觉经验”上的”规定性”,”是什么一不是什么”的问题,譬如”桌子””不是””板凳”,如斯宾诺莎所说的,一切规定都是否定;有了这个”否定”,大千世界一经验世界才”显得””多姿多彩一万紫千红”,而要在这个”经验世界”寻找一个”源头”,从古代希腊开始,费尽了欧洲人一哲学家(者)的心思,也就是说,要在”万紫千红”中”寻求”那个”总是”的”春”,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,不可”止步”于”诗意的朦胧”,大而化之地过去。这正是”哲学”要”着力”的地方。这里所说的”哲学”,是指传统意义上的欧洲哲学,我们可以简单地说这个传统是”概念论”的,把世间万物”抽象”为种种”概念”,然后从”概念”之间的”逻辑”,来”推论”它们的”必然性”,从而”把握””事物”之间”变化”的”规律”,以求得我们”合理”的”知识”。

  为求得这种”规律性”的”知识”,”逻辑”是重要的”工具”,这个”工具””提供”了”经验知识””必然性”的根据,而这个”逻辑”之所以只是”工具”,乃在于它是”没有内容”的,需要”感觉经验”的”材料”来”填充”它的”内容”。这个道理,在”经验世界”大体通行无阻,似乎是相当”完美”的。但是”哲学”恰恰不”满足”于”填充一兑现”一个”经验”的”内容”,它要追问”经验”的”根基”和”源头”,也就是欧洲哲学常说的,它不仅要”认识””现象”,而且要”认识””本体”。

  欧洲哲学到了康德的阶段,事情有了新的转折:康德认为”本体”原本是”思想体”,因无”感性直观”,故无”经验”的”内容”,因而对于”本体”的”思维”,当然可以是”合逻辑”的,但却是”空洞”的,没有”内容”的,不可能成为”科学知识”,这就是说,”逻辑”在”本体”的运用上,只剩下了”无矛盾”地”思想”这一条,如安瑟伦那样从”大全”的”前提””推论”出”神”的必然”存在”,只是”同一性”和”重言句”,没有任何”内容”;如果把”逻辑”的其他”范畴”(如”因果”、”或然”、”有限”、”无限”等)”运用”到那(几)个”本体”上,”必然”出现”二律背反”,这样,”本体”的”逻辑”因”自相矛盾”而自行解体。康德揭示的那些”二律背反”言之凿凿,”哲学”面临抉择:要么甘心停留在”空洞”的”概念”上,以”诗意的朦胧”来”弱化””逻辑”,要么”正视””二律背反”,”设法””强化””逻辑”而使之”适应””本体”,使”逻辑”成为”知识”的”建构”。黑格尔所”设”的”办法”之重点在于”强化””否定”在”逻辑”中的作用,使”哲学”成为”有内容”的”知识”。

  将”否定”弓丨人”本体论一存在论”的”逻辑”体系,黑格尔在古典的意义上,”完成”了德国古典哲学始于康德的”改造””传统逻辑一形式逻辑”的任务。我们知道,从康德开始就着手”改造”传统的形式逻辑,使其具有”内容”而成为”知识论”;但康德的”改造”工作,就”哲学一形而上学”来说,是不彻底的,他的”逻辑”仍然是”形式”的,而只是”添加”了从”外部””引进”的”内容”,他的”先验逻辑””需要””外部””感觉材料”的”支持”,而那些不具备”感性直观”的”本体论一存在论””概念”,正因为其不具备”感性直观”而不能”进入”,于是”本体论一存在论”的”概念”就只能是”空洞”的;在这个”限定”条件下,康德所”阐述”的各种”形而上学”,都只是一些”概念自洽”的”无矛盾”的”逻辑体系”,而不是一种”知识论”的”建构”,因为他的”建构”需要将”不同来源”的”材料””组织一结构”起来,而”本体论一存在论””概念”只有”理性”一个”来源”,因而在这个意义上,他的”形而上学”就不是一个”知识论”的”建构”,而原则上、原理上只是一些单纯”概念”的”体系”。

  康德这个问题,因黑格尔”强化”了”否定”作用,将”否定””引人””本体论”的”逻辑范畴”而得到”缓解”,而为这个”否定”范畴奠基的则是费希特。费希特为克服康德在”知识论”上的二元论,在”逻辑概念”上强调一个”否定”的范畴,使它成为”一元本体”的”逻辑””环节”,从而使一切”非逻辑”的”感觉经验”都成为”逻辑概念”的”否定”来理解,这样,一切”客体”都可以作”主体”的”否定”观,一切”存在”都可以作”思维”的”否定”观。费希特”设定”的这个”办法”,在某种意义上,似乎在哲学上运用了一个类似数学上”二进制”的方法,将”经验世界”作”理性世界”的”否定”来使之既”同一”又”区别”开来。”理性世界”通过”否定””自身”而”生化””感性世界”,这个”被否定”的”感性世界”就不是”理性”之外的”另一个””世界”,无需将二者”结合一建构”起来,就可能有一个”合理性”的并且是”有内容”的”知识论”,”概念”的”知识”就可能既是”自身自洽”而又是”有内容”的”科学”。

  这样,费希特就不是像康德那样把”感性世界”从”理性”的外部”接纳”进来,而是由”理性”自身的”否定”运动自己”建立”起来,成为”自己”的”对立面”,从而也推进了康德所说”经验知识”的”条件一原理”、也就是”经验对象”的”条件一原理”这样一层意思。”经验”的”对象”,原本是”非经验一理性”自身”建立”起来的。康德的意思只是说,”知识”及其”对象”的”条件”和”原理一原则”是”同一个理性”,而”材料”的源泉,是”外来”的,”原理一原则”和”源泉”是”二”,不是”一”;费希特则说,”知识”的”材料”也是”理性”自身”提供”的,是”理性”自己”否定”自己产生出来的,”肯定一否定”都”原出”于”理性”,经验世界万紫千红、千变万化,.”原一源”出于”一”。所以,在费希特,从A=A,”生化”出A不等”非A”,成为欧洲哲学的”第一原理”,但须得经过”中间”的”否定”环节。黑格尔把费希特奠定的理性一元论思想从逻辑方面发展完善了,利用”否定”这个环节’把”思维”和”存在”、”逻辑”与”历史”、”现实”和”理想””统一一同一”起来,使”一切现实的都是合理的”和”一切合理的都是现实的”成为哲学的”第一原理”,在这个”原理”中”蕴含一调解”了康德的”二律背反”,使之成为”发展一生化”中的”否定””环节”,也成为”逻辑””推理”的一个”环节”,从而建立了一个有”矛盾发展”的”科学知识”的”逻辑体系”。这时,”逻辑学”就不仅仅涉及”思维”的”形式”,而且是一门”有内容”的”可以推理”因而是”可知”的”本体”的”知识论”。”本体”之所以也可能成为”知识”的”对象”,乃在于它巳经”蕴含”了”自身一本体”的”否定”一”现象”,通过”本体”的自身”否定”,成为”现象”,成为”知识对象”,从而”本体论”也就成为”现象学”,”形式性”的”逻辑学”也就成为”有内容”的、”知识性”的”逻辑科学”。就康德”改造””逻辑”的工作来说,黑格尔在德国古典哲学思路的基础上,推进了,完成了。

  二、”否定”作为”理性”的”精神”

  ”概念性”的”思维”是”理性”的”存在方式”,”否定”如果涉及到”概念”本身的”否定”,即涉及到”概念”与”非概念”的关系,则并非作为”逻辑形式”的”概念”所能”建立”,”理性”进人”自身否定”—将”非概念一非理性”亦即”感性”转化成为”理性”自身—的”环节”,则需要将”理性””提高”为”精神”,就像由”感觉一非概念””提高”到”概念一理性”需要一个”(知性的)飞跃”一样。”精神”使”理性”摆脱”静观”,”精神”使”理性”在”内容”上也是”能动”的,而”否定”则是”精神”的”第一推动力”。

  在”精神”的”推动”下,”理性”不仅”建立”了”意识”,而且”建立”了”自我意识”;而”理性””建立”了”意识”使”人”作为”有理性的生物”从”客体”中”剥离”出来,形成与”客体”的相对立的”主体”,”理性”使”意识”作为”主体”,但这个刚刚脱离出来的”意识”,在”理性”方面还只是”抽象”的”形式”,它对于与其”对立”的”客体”,只”拥有””立法权”,允许”服从”所立”法则”的”感性材料”,得以”进人””知性逻辑形式”,成为”知识王国”的”组成部分”,于是”理性”在充满”偶然性”的领域,能够”建立”一个”有序”的”王国”,但只有这个”王国””法则一规则一亦即形式”是”理性”自己的,因为”理性””意识”到尚有一个它”力所不及”的充满了”可能性”的”(本体)世界一事物自身”,理性”意识”到”自己”的”权力”是”受到限制”的,”理性”在”知识一科学””王国”,只是一个”思维”的”形式”,它”运用”它的”思维逻辑形式”和”范畴”到它”力所能及””领域”中去”建立”自己的”王国”。在这个意义上,这个阶段,”理性”的”意识”还不完全是”自我意识”,而可能是一个”异己意识”,它”意识”到,”有”一个”异己”的”领域””存在”。黑格尔”精神”的能动性,就在于”推动””理性”将这个为单纯”知(识)性”的”异己意识”转化为”自己意识”,而使”理性”的”自我意识”成为”精神”表现自己”能力”的又一个环节。”精神”使”理性””自己””认识””自己”。”精神”首先使”理性”从”客体”中”脱离”出来,”脱离”也是一种”否定”,”精神””否定””意识”对”存在”的”依附”关系,使”意识””独立”出来。在这个意义上,”意识”就不是七情六欲,”意识”是”理性”的,是”思维”的;”精神”又”进一步””否定”这种”意识”的”形式性”和”抽象性”,”否定””客体”与”主体一意识”的”分裂”,使”客体””回归””主体”,”存在””回归””意识”,使”意识””意识”到,它的”异己”的”知识对象一客体”,原本是它”自己””建立”的,”否定”一个”异己”的”客体”,使”异己””自己”化,是”精神”的能动性的又一次表现,”精神”使”意识””意识”到,与”自己(意识)””对立”的”异己”原来就是”意识自己”,”理性”从”意识”到”异己”,到”意识”到”自己”,乃是一个”飞跃”,是一个”否定”。

  在”精神”的”推动”下,”理性”的”自我意识”不仅是”意识”到自己是”意识”,也就是说,不仅”意识”到”理性”有一种”形式一抽象”的”独立性”,”意识”到一个”抽象”的”我”,一个”能一有能力””思维”的”我”,而且”意识”到这个”我”是”实质性”的,是”存在性”的,因而是”有内容”的”具体”的”我”。”理性””否定”T”自己一我”的”抽象性”,”理性”的”我”,费希特的”大我”,不仅是”思维”的”形式”,而且是”思维”的”内容”,”思维”是”存在性”的”思维”。于是,”意识”就由”存在”的”否定”,经过再一次的”否定”,又”回到”了”存在”。这个第二次的”否定”,”否定”之”否定”,成为”肯定”,但不是单纯抽象的”肯定”,而是”蕴含了一经过了””否定”的”肯定”,这个”肯定”,也就是”肯定”了”否定”。”精神”的”作用一能动性”,也就是”肯定””否定”的”作用一能动性”;”精神”以”否定”来”建立””肯定”,没有”否定”的”肯定”是片面的、抽象的、静止的,因而在德国古典哲学的意义上,只是”知性”的。

  缺乏”精神”的”知性”,只有”逻辑形式”上的”否定”概念,缺乏”理性”的”否定”、”本体一存在”的”否定”,亦即缺乏”否定”的”精神”。这种”知性一知识”强调的是”逻辑推理”的”一致一和谐”,与”经验世界”的”关系”只是一种”结合”的”综合”,而并无真正的”同一”,也缺少”同一”中”发展”出来的”相异”的意识,”科学”所涉及的是一些”给定”的”规定性”之间的”综合””关系”,这样,在”知识论”的”真理”问题上,强调的是”知识概念”与其”对象”的”符合一致”,”真理”艮[Is是”主观观念”与”客体对象”的”符合一致”;而”精神”一旦进入了”理性”,人们意识到,对”真理”的理解,不应”止于”这种单纯的”符合一致”,因为”主体一客体”原本是”源于””同一性”的”根源”,它们”原本”是”同一”的’但”同一”之所以有”真理”与”假象”之”区别”与”规定”,乃是”理性”之”同一性”本就蕴含着”否定”的”精神”。在这个意义上的”真理”观,已经不是康德”知识论一知性”所能”限制”得住的”理性一精神”,”理性”的”真理”,因其固有的”否定性”之”精神”,其需要注意的问题在于:”真理”意味着”主体”对于”客体”的”否定”,”客体”与”主体”的”不相符合”,”真理”的”精神”不在于”符合一致”之”同”,而在于”不符合一不一致”的”异”,”真理”在于”变异”,而”变异一变易”亦即”发展”。

  ”精神”的这种”真理”观,并不会被理解为一种”主观随意性”,而只是”理性”的”主观能动性”,它的”根据”恰恰在那”客观世界”之中,只是”理性”的”精神””意识”到了”客观世界”不是”静止不动”的,即使是”知性逻辑”的”因果”范畴,也意识到”一事物””跟随””另一事物”(时间)的”必然性”(原因与结果范畴),”因果”之”异”,原本就是”时间一感性直观”的”真理”。

  三、”精神”的”创造”与”自由”

  ”精神”进入”理性”,使”理性””增强一强化”了”能动性”,不把”客体”看作一种具有”给定”的”规定性”的”静止”的”对象”,从这个方面来看,康德的”批判哲学”实际上”保存”着这个”对象”的静止性,”批判一批审””理性”的”权力范围”,而在”知识论”范围内”维护”着”对象”的”存在”,只有到了理性的”实践”运用中,”理性”的”能动性”才得到充分的发挥,”理性””令””自己一思想””存在”,从而”承担”一切”责任”,按照”批判一批审”的原理,”知识(是什么)”与”道德(应是什么)”之间,没有”桥梁”,而它们之间如果说”有”一个”过渡”环节的话,在康德看来,那只能有”反思一想象”的”过渡(判断力一审美一目的论)”,而不可能有”知识一理论”的”中介”。这就是说,在康德哲学的意义上,从”存在”到”应该”—即从”知识”到”道德”之间一没有”理论”和”实践”上的”过渡”的环节,只有”想象(力)”在”反思”上的”判断”,而没有”知识”上和”道德”上的”建构”,问题之所以如此,关键可能在”否定”这个”理性”环节作用发挥得不够;而黑格尔强化了”否定”的意义,从而也”肯定”了从”知识”通过”精神”之”否定”的”中介””进入””道德”的领域”有一存在着”一条”通道”。当这条”通道”打通之后,”知识”和”道德”这两个”分立”的”领域”自身也”改变”了各自的”存在方式”。”知识”不是”静观”地”观察””外在”的”X寸象”,需要”接纳”这个”对象”来”充实一充当”自己的”内容”,”道德”也不仅仅是”无内容”的”至上命令一无条件命令”,而是有自己的”具体内容”和”存在方式”的”伦理””过程”,在康德那里”分立”的两个领域,通过”精神”之”否定”环节使”理性”意识到,它们原本”同出一源”。

  ”精神”的”否定”环节揭示出”知识”和”道德””同出”于”理性”,而”理性”对于”知性”的”否定”,就是”道德”,”道德””不同”于”知识”,其间之”异”亦出于”精神”之”否定”环节;于是”精神”揭示”知识”与”道德””同出一源”,而同时也是”否定”的”产物”。”否定性””产生””异”,而”产生””异”则可以说是”精神”的”创造”,而”知性””接纳””外在材料””加工整理”,并不可以说是一个”创造”,”创造”为”有一无”之”变”,而”精神”之”否定”性作用,揭示一切”变化”皆可以作”创造”观,因一切”变化”皆是”异化”;甚至单纯”数量”之”增加”亦可作”创造”观,原本只有”一个”的,现在有”两个”,对于”过去”的”一个”来说,”两个”是”无”,于是,”生生不息”乃是”创生不息”。

  ”创造”为”无中生有”。”知性”的”变化””限于一受制于””外在存在”,”存在”是”既成”的”事实”;”精神””令””理性”意识到这些”存在一事实”原是”自己”的”产物”。不是”知性””赋予””感性存在”的”名称一语词一概念”是”假名”,而是这些”存在”是原本”无名一空无”,”理性”自己建立自己的”对象”,”理性”使之”有”,使自己”有””对象”,于是,在”对象一客体”的意义上,”存在”为”使存在一令存在”。不仅”理性”是”能动”的,”存在”也是”能动”的,”理性”在”精神”的”鼓动”下,使”非存在一意识””存在”。”精神”的”否定”作用,表现在”令”.”非存在””转化”为”非非存在”。

  并不是说,世界没有了”人”的”意识”,世界就”没有一不存在”了,世界之”存在”不以人的意志一意识而转移;只是说,”知性”虽经过”批审一批判”,仍”保留”了这个”不以人的意识为转移”的”感性世界”,作为”生物一动物”的”人”与这个世界做感性的”交往”,而”理性”之”光”,首先使”自己”与这个”感性世界””分立”出来,并使两个独立来源的”实体””结合一综合”起来,”意识””服从””存在”,亦即”意识””服从”原本是自己建立起来的”对象”;”精神”的能动性,使得”理性”进一步”意识”到自身的”能动性”,也就是”意识”到”自身”的”否定性”。”建立””对象”,也就是”意识自身”的”否定”,使”意识””转化”为”非意识”,”对象”是”意yr的”外化”,而”外化”亦即”异化”。于是,”外化一异化”是”人的本质力量”的”对象化”,”对象化”也是”否定”,是”异化”,”人的本质力量”一”自我”的”非我化”,在这个意义上,就是”人的本质力量””创造性”的”表现”,”对象一非我”的”世界”,为”我一大我一理性一精神”的”否定”,也是”大我”的”产物”,”大我””建立”了一个”非我”的”对象一客体一文明一意义”的”世界”。”神”的”创世”说,转化为”人”的”创世”说,”精神”的”创世”说,”理性”的”创世”说。”理性”是”有序世界一合理世界”亦即后来叫做”意义世界”的”创造者”。”精神”为”理性””创世”之”力”。

  在”创造”的意义上,”精神一理性”为”自由”。”自由”首先是一个”否定”的”力量”。”精神”让”理性””意识”到,”客体一世界”为”理性”自身之”否定”,这就是说,”精神”的”否定”首先并不是”否定””客体”,并非首先”否定””客观世界”的”存在一实在性”,而是”否定””主体”,是一种”理性””自己””否定””自己”,”理性”自身”创造””异己”,因而,”异己””出于””自己”,”理性””自由”地”创造””异己”。

  ”精神”并不是让”理性””随意”地”创造””异己”,而是”按照””理性””自己””创造””异己”,因而也是”理性”地”创造””异己”,按照”理性””自己””内在”的”规律一必然性””创造””异己”,在这个意义上,这个”被造者一异己”同样也是”合理”的。”理性””自由”地”创造””世界一异己”,也就是”理性地一合理地””创造””世界一异己”,于是,”理性””自由”地”创造”了一个”必然一合理”的世界,”必然”是”理性”的”产物”,也是”自由”的”产物”。

  然而,”理性”既然”自由”地按照”理性自己”的”规律””创造一个””异己”,则这个”异己”必定又不是”理性自己”,于是,”理性””创造”了一个”非理性”,从而又是被”精神”所”否定”的”世界”,这个”非理性一感性”的”世界”又”注定”要为”理性”的”精神”所”否定”;在这个意义上”精神””支持””理性””持续”地”创造”,也就是说,”精神””支持””理性””持续””自由”。

  黑格尔《精神现象学》就是一部”精神”通过”理性””自我””持续否定”的”发展史”。

  四、”精神一否定一发展”与”未来”

  ”否定”的”精神”在哲学上,并非斯多亚主义,也不是怀疑主义;”否定”不是”虚无主义”,而是”存在主义一实在主义”。”精神”通过”理性””开创”一个”新世界”,于是,在某种意义上,”否定”的”精神”又是一种”未来主义”。由于”非精神一物质”被理解为来自于”精神”之”否定”,我们也可以如同黑格尔那样,在这个”否定”中”见出””被掩盖”着的”精神”,在”感性”中”见出””理性”,一如基督教那样,在”被造者””见出””创造者”,在”世俗世界””见出””神恩”。这就是说,”精神”的”否定”并不把”现存世界”简单地看成为一个”坏透了的世界”;然而人们也可以在”精神”的”激励”下,意识到”精神””否定”的”可持续性”,”确信””有”一个”更好”的”未来”世界”必将””来到”。

  这个”未来世界”,并不像基督教的”彼岸世界”那样”超越时空”,但却”超越””过去”和”现在”,是一个”此岸”的”超越性世界”?;”过去一现在”固然给”未来”以”规定性”,因为”历史”原本就是”合规律”的”理性”自身的”发展”,然而”理性精神”的”否定一创造”,却”引领”着”历史”的”发展”,不仅”过去一现在””规定”着”未来”,而且”未来”也”规定”着”过去”和”现在”的”意义”。”新世界””规定”着”旧世界”的”意义”,在这个意义上,不仅一切历史都是”当代史”,而且一切”历史”的”意义”都”在”于”未来”,”历史””依靠””未来”,没有”未来”也没有”历史”。”历史””在””未来”中;”未来”的”理念一理想”是”历史””自身”的”否定”,但没有”未来”,”历史”也是”非存在”,”未来””规定”着”历史””存在”的”意义”和”意义”的”存在”。”事物一历史一自然””在””否定”中”存在”,也就是”在””未来”中”存在”。”未来””不是””过去”和”现在”,”未来””否定””过去一现在”,也就是”未来”是”过去一现在”的”创造”,”未来””异于一新于””过去一现在”,”超越””过去一现在”。”未来”是”此岸”的”超越”,”未来”是”过去一现在”的”异化”。

  ”创造””此岸”的”超越一未来”不需要”彼岸”的”神”,而需要具有”自由精神”、”理性”的”人”。”创造未来”需要”自由者”,”自由一理性”的”人”是”此岸”的”救世主”,”人”是”自己”的”救世主”,这个”救世主”早巳”来过”,还”将来到”,”人””在””未来””挽救””自己”;所谓”挽救一拯救”也就是”持续”着”自己”的”理性”,”自己”的”存在”,”自己”的”自由”,”人”不可能”永久持续””自己”的”自然”,但却”有能力””持续”着”自己”的”精神”。”人””在””过去”和”现在”,其”自由”都有”实际”的”规定”,是一种被”必然””掩盖”着的”自由”,而只有”在””未来”,”自由”的”超越性”才”显现”出来,成为”规定性一规范性”的”创造力”。”未来”是”在世”的”超越”,”在””时空”中的”超越”,”此岸”的”超越”。

  在某种意义上,只有”在世一此岸”的”未来”,才有可能”构成”一个”科学”的”对象”,从而成为”科学””研究”的”领域”。”彼岸”的”超越”只是”宗教”的”信仰”,”天国一天堂”的”内容”,是”想象”出来的;”此岸”的”超越”则是”概念”、”逻辑”有可能”把握”的”知识”,”此岸”的”未来”有可能成为”科学”的”设计”和”预言”。于是,让”超越””回归””时空”,”在时间中”的”未来”作为”过去一现在”的”否定”之”肯定”,乃是”哲学””化解””宗教”的一个”途径”,在这个”途径一思路”上,我们不妨”颠倒”康德”命题”:”限制’信仰’,为’科学’留有余地”。当”(对在世一此世’超越’的)信仰”被”限制””在””尘世一时空”之内,”信仰”就成为”信念一信心”。

  ”精神一自由”之”否定”观念在欧洲哲学历史发展上具有重要意义,对于黑格尔完成”概念论””绝对大全”之哲学体系,应是必不可少的环节。如果没有本文第一部分阐述的道理,”哲学”作为”科学体系”的”逻辑””建构”在道理上会有欠缺,也就是说,从”概念”如何进入”经验实际”的问题上,就会显得”武断”,”概念”的”普遍性”与”具体性”之间的”关系”,在”逻辑”上也不容易理顺。在这个意义上,欧洲哲学”需要””否定”的”自由精神”来”维护””科学(概念)体系”的”必然性”;同时,也只有通过这样一个”否定”的”环节”,才有可能”顺利”地、”合理”地”建立”一个”理智直观一直观理智”的观念,即”直观”与”理智”才有可能”内在地”具有”同一性”:”理智”有可能”内在”地”统摄””直观”,”直观”也有可能”内在”于”理智”,在这个意义上,”艺术”甚至”宗教”才有可能”内在”于”哲学”之”科学体系”。


相关推荐
  • 12-05 黑格尔的《精神现象学》研读
  • 12-05 述第十一届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论坛
  • 12-03 冯契哲学创作源泉解析
  • 12-02 浅谈儒学的本然形态、历史分化与未来走向
  • 12-01 马尔库塞对弗洛伊德与马克思思想的综合
  • 12-01 戴震驳斥程朱理学“道的理化”
  • 12-01 中国诠释学研究的兴起缘由
  • 11-29 民族志方法在科学知识建构中的作用
  • 11-29 邓小平尊重劳动者思想及其当代价值解读
  • 11-28 解读价值与人及其自我完成